蘑菇菌的手记

梦一二事:鬼城

2018-01-04


十二月二十九日晚。

 

视野里周围都是戈壁黄土的颜色。一片长年被风沙吹佛打磨的魔鬼岩山,重重叠叠不知几里。风扬起阵阵黄沙,崖壁上的砂砾吹起碰撞,在风声里发出断断续续的不和谐的声音。

“沙沙”“沙沙”

扭头忽看见还有表弟,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跟在我身后。

接着双脚立起,脚尖缓缓地离地,身体渐渐变得轻灵,竟飞了起来。一路流程平稳,没有丝毫晃动,时刻保持着离地一米的高度贴地前行。

下意识里忽然知道前方有一片靠山的湖泊,还有一女孩正溺水了需要救助。

风呼呼地吹过,脸颊似乎被纤手轻轻拂过的感觉。自己飞行的速度也陡然提升了起来 ……

 

转过一处拐角——

土黄色的岩山崖壁和那似深蓝流光的眸子的湖泊。两者成鲜明的对比,没有一丝杂色。不经看呆。湖面微风拂过,微波流淌,没有看到意料中女孩溺水的水花飞溅的景象。

靠近蓝宝石般的湖水,略过湖面,水波划开。

“咕噜咕噜 …”

耳朵里突然响起深水里气泡翻滚的声音,清晰可闻。可自己明明还在半空滑行。疑问地环顾四周,只有表弟同飞在身旁,但却看不清他的脸。

“咕噜咕噜 …”

不知怎的,下一秒水花淹过脖子,湖水像无尽的飞虫疯狂汹涌地钻进我的嘴巴,窒息充斥着整个身体。双臂本能击打湖面,大声呼喊着表弟却无人回应,不知所踪。

迷糊间又看到一黑压压的蜂群,在土黄色崖壁间翻滚变化着模样,忽左忽右,停顿片刻,竟径直向我扑面窜来。

“嗡嗡嗡”“嗡嗡嗡”

密集的蜂鸣声淹没一切。

眼前一黑,沉入湖底 ……

“咕噜咕噜 …”

 

黑暗里,脑中闪回着些许画面——

昏黄幽静的深巷,几缕透光洒落的不知多少年数的古迹,斑驳古朴的石质门墙,两边歪斜缺了半个脑袋的恶鬼石像,门前被风吹起的砂砾。

 

“呼 …”

突然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半躺在床上,床边三三两两围坐着不少人盯着我看。

“你还好吧?你是被人开车送回来的,说你溺水了 …”扭头看到旁边坐着一个女孩,能清楚地看到她的脸,却想不起她是谁。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边努力坐起身子。

这是个教室,左侧不远处还有老师和学生在上课,朗朗的读书声。忽然声音停下,老师用奇怪的眼神盯着我,那群学生也齐齐扭头看着我,十来双眼睛的目光看得让我浑身发毛,吓得赶紧低头。

啊!这是什么?!

这一低头,却看到自己露出的双臂上布满了深浅不一的血红色浅坑,每个坑中都长满了大大小小的脓包,密密麻麻得如同堆积一地的黄豆。

“嘶”,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头皮发麻。

咬牙凝视三四秒,却发现那些脓包逐渐淡化消失,只余留下像是刮痧后的淤血痕迹。翻转手臂,确认身上的脓包尽消,又掀开自己的上衣检查后背 …

“这又是什么?”

后背不知什么时候被刺青下一副巨大的图案,黑色扭曲的纹路,似古老的符文,底部写着可以辨认的时间还有地点,又像是一张诡异的邀请函。

“不用怕,我们都有呀。”女孩还有其他人陆续掀起后背的衣角,同样的黑色纹路海报也出现在他们的身上,“这是个我们打算一起参加的体验活动,就在这个古城举办,唔,有一点点恐怖吧,但应该蛮好玩的。你也参加吗?”

体验活动?还这么诡异的邀请函?不去不去,你们也不要去吧,很奇怪的,指不定会发生什么危险啊!

嘴巴张开着,却说不出一个字。

旁边的女孩和面前的其他人一边欢快地说着“去玩去玩”,一边用力地开心地笑着,不停地笑着 ……

 

忽然感觉脚底踩着积水,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大型室游泳馆的泳池边上,深青色的水泥样的墙壁,空气中水汽弥漫,许多人正在泳池中欢快地戏水或游泳。

不远处正有几人在说话,想慢慢凑过去听听在说什么,但他们看见我靠近就一下子不说话了,眼睛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我,一动不动。

诡异的感觉开始萌芽。

赶紧回头,却发现偌大的泳池突然变得一个人也没有,而刚刚正在旁边说话的几人也凭空消失。整个游泳馆只剩下我一个人,安静得令人害怕。不由得缩了缩身子。

“哗啦”突然不远处传来水花的声音。

惊恐地迅速扭头,看见那个女孩正在泳池边卖力地爬上岸,但岸边太滑尝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水花溅起一片。我连忙跑过去,冲她笑了笑,准备伸手去帮她。

接着手像是触碰到了空气,竟直接从她的身子穿了过去,全身不由得打了个哆嗦,整个人似乎都凝固了。女孩还冲我笑了笑,然后轻松地上了岸。

“嘶”,大吸一口凉气,晃晃悠悠地站起身子,跟着女孩向左边的出口走去。

从游泳馆的门口出去,突兀地看见一水泥码头。此时有几人正在码头边说话,断断续续听见了“活动安排”的字眼。

也许是感觉到了我的靠近,话语声陡然停止,码头的几人扭头看着我,连走在我前面的女孩的头也突然转了个180度!额前湿漉的发丝低垂至眼眸,那眼睛如死鱼眼般直勾勾地盯着我看。

视野像个水泡一样扭动然后破裂了 ……

 

女孩应该是参加了那个诡异的体验活动。

不知为何,我下意识里总是坚持想阻止那女孩参加这个活动,想救她然后离开这个奇怪的城镇。可是我却不认识她,也不知道她的名字。但从她脸上隐约可以看到所有我见过的女生的模样。

 

青石堆砌的阶梯,也许刚刚下过一场小雨,显得格外湿滑。

出了上山小巷,陡然看见一间完全是石块建造的酒吧。门庭若市,三五人围坐在一桌,端着大杯的橙黄色啤酒开心地喝着,欢乐声里混杂着啤酒的香气。

我熟门熟路地转过桌椅,看见身旁走过一个递酒的服务生,便伸手抓着他衣服,问女孩在哪?服务生也不觉得奇怪,指了指酒吧隔壁的屋子,然后端着啤酒走开去了。

七拐八拐转过酒桌,然后用力地推开一房门,迎面却飘来一张海报。海报上女孩和其他六七人穿着奇怪的套服,开心得摆着pose。看来女孩是已经报名参加那个体验活动了。

 

自己无奈地报名。

海报上写着今天是截止日期,但报名系统却死活提交不了。尝试了几次都报名失败,只好偷偷跟随参加活动。

 

因为没有正式报名,自己不知道这个活动有什么规则和注意事项,也没有其他可能需要的道具,便紧紧地跟随在队伍的末尾,小心谨慎地在一栋破败的房屋里穿行。

屋子像是废弃的医院,墙壁斑驳,地面瓷砖缝隙间还长有片片青苔,偶尔清晰可闻远处洗手间的阵阵滴水声。

努力抬头,隐约可以看见女孩正走在前面的人群里。心想得赶紧告诉她,让她离开这个地方。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想赶超其他人。

忽然发现自己走在一蜿蜒的廊道,两旁是类似监狱的牢门,地面的中间是一条长长的排水沟,队伍此时就行走在这没水的小沟中,大气不敢出一声。看其他人都哆哆嗦嗦低头前进,顿感奇怪。忽地抬头竟发现一群衣衫破败的人影站在沟道两旁,整个面容缩水老化,活脱脱的僵尸模样,绿油油的眼珠正直勾勾地盯着我。

下一秒无数只干枯的手伸出抓着我的身体,拉扯着,似要将我撕成几片 …

眼前一黑 ……

 

一路上气不接下气的追赶着前面的队伍,七拐八拐,最后看他们都进了一个房间,我也赶紧跟了进去。

这是一个废弃的水房,整齐排列着一个个洗手池,所有的水龙头都开着,正“滋滋”出水冲洗着什么东西。但整个房间却看不到在我前几秒进来的那些人,连那个女孩也不知去了哪里。

“哗哗”“哗哗”

屋子里只有流水冲洗的声音。

有种不安的感觉,缓缓挪步,探头去看离自己最近的那个水池 …… “嘶”水龙头冲洗的正是那个女孩的人头!她的长发因为沾满了凝固的血液被乱糟糟地贴在脸上,皮肤白得渗人,脸上却挂着诡异的笑容。

我惊恐地倒退几步,环顾屋内,发现其他十来个水龙头也正不停冲洗一个个血淋淋的人头!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裂口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 ……”

笑声忽然渐渐响起,每个被水冲洗的人头都在开心的笑着,大笑着,笑得嘴角撕裂成两半。我害怕得抱头蹲下,看见地方已经到处都是冲洗下来的血水,像是一片深红流光的湖泊,倒映着我惊恐的脸。

我得出去。我得出去。

“咚咚”门外突兀地传来一阵手拿棍子锤墙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

脚步一深一浅地退到一个角落的杂货间,惊恐地听着水龙头冲洗声以及越来越近的棍子声。突然脚下一空,整个人跌落到一个深不见底的洞里,接着两眼一黑 ……

 

一个整体由木质搭建的房子,有书架还有木床,窗外是蓝天草坪的美好。我知道我出来了,离开了那个诡异的地方,但我此时又清晰地记起那个水房,那个水龙头冲洗着十几个血淋淋的人头的场景,不由得一阵惊恐和反胃。

环顾四周,整个屋子就我一个人。意识到只有我一个人回来了,后背透着凉意,双手使劲地抓着自己的脑袋,不由得细思极恐。

忽然视野一黑 ……

 

醒来,发现自己躺在熟悉的木质双人床上。

——原来是个梦啊,终于醒了。我得把这个梦记下来。

手上出现了纸和笔,诧异自己瞬间就把梦完整地记录在纸上,写了满满一张纸,简直就是一部小说,连忙拿给门口处的ZS看。但是自己的双腿却不能动弹,像是被钉子固定在了床上。有点奇怪。

“哈哈哈,你写的这个城镇蛮好玩的啊,我也想去玩。”

“在哪儿玩啊,我们一起报名吧,哈哈。”

“哈哈,我也想去!”

“哈哈哈哈哈”

ZS开心地笑着,不停地笑着,笑得让人害怕,又不停地说着要去那个城镇。

心里泛起一阵恐惧。

突然又觉得有人要拿着棍子来杀我,又觉得自己听到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随时就要出现在门口。

——是不是因为自己的这个记录把那个地方暴露了?要来追杀我不留活口?

想开口喊着让ZS把那张纸还回来,但是整个身体动弹不得,声音也发不出。

我开始注意到这天花板不是我家的天花板,我的卧室也没有这么亮堂,卧室的房门不是向着那边开的 ……

——这还是梦!

边迫切睁眼想醒来但还是看到不认识的天花板,

边真的感觉有人已经到门口了下一秒要把我的头砍下,

边ZS一直在门口笑着喊着去玩吧去玩吧 ……

努力睁眼期待下一秒就能看到熟悉的我家的天花板,但就是行不通。声音越来越响,后背冷汗直冒 ……

 

忽地思绪一闪,看到了熟悉的天花板。

我醒来了。

边大口地呼吸吸气,边用手伸到旁边找到自己的手机,打开备忘录努力把这个梦记录下来。感觉自己时刻跨在梦境的门槛上,整个梦的记忆断断续续,随时都可能忘记。

敲字的时候,有时竟还有股这是不是还在做梦的念头。真是可怕得直让人哆嗦。

 

许久才大致记录完毕。放下手机,坐起身子,长呼一口气。

发现腿又是交叉放着,左手是没血流动的冰凉。


评论
©蘑菇菌的手记 | Powered by LOFTER

For a daily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