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菌的手记

梦一二事:古庙

2019-08-22


梦于七月三十日晚。



脚踢开了一块边角有古代花纹的碎石块。

不知怎的就来了这个地方。

空旷的沙石土地,到处都是或大或小的碎石块。像是一巨大的石像碎成千万块散落在此。草草地环顾一周,视野模糊得看得不甚清楚。有小山包上长了株孤零零的树,树干和树枝都是灰色,没有一片叶子,似是被碎石灰尘刷了个全身。

但仔细一看,这里不是室外而是室内,一个巨大的古寺庙的内部。在那些巨大的墙壁上还有繁复的古代文字或花纹,那看似杂乱却有深邃含义的纹理,看久了竟让人晕眩。

几处墙壁上还有类似于书柜的摆放器物的地方。环状纹理和扭曲花纹交织的灰...

小朋友说:回到家两手空空的小猴就是坏猴子吗

2019-08-19



猴山。

山上的树木像是在互相争抢着高处的阳光。

所有树杈交织在一起,层层叠叠间,最后落到地面只有点点斑驳的光点。地面上因为缺少光照,没有什么多余的植被。阳光被越来越高、越来越密的树木抢了个一干二净。

而山上的猴群因为缺少食物,每天一大早都要集体出山去觅食,然后到傍晚才陆续回来。



小猴。

他是猴群里最格格不入的。

每天傍晚,其他的猴子都可以带回来不少的水果和粮食,但就是他,几乎每次都是空手而归,就算偶尔找到了食物,也只是几根小小的胡萝卜,还不够一只普通猴子塞牙缝的。

晚上猴群聚在一块...

愿你开心

2019-08-18



16号的下午,只有我和天在金融街经常呆的A315上班。没有很多人,三俩个项目组的成员,分散地坐在偌大的会议室里。A315与其说是会议室,更像是一个讲座教室。

看着电脑的时间变成4点,变成5点,最后不经意间又变成6点零五,我知道我上班的日子结束了。但是觉得自己此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波澜起伏的感触,只是平常的6点。

项目组的其他人都陆陆续续收拾东西离开了这个屋子打卡下班,没有什么特意的举动。我也没有。虽然我下周就不再来金融街,可能以后也不会来了。但我就是木讷地坐着,看着其他人背着装好电脑的书包离开这个房间。

我没有兴奋,也没有开心,...

梦一二事:嘴巴

2019-08-02


梦于八月二日午后。



感觉自己在睡觉但是旁边有一个人坐着看着我睡觉

看不到她的脸但是觉得是一个女生

我的眼珠子不能动

只能看到眼前的东西看到床沿

我能感觉到她坐在床边

我小心的把手伸出床边,向右边划去

当我的手伸出我的视野的时候,

突然我的手腕就被一直手给抓住了

死命的抓着我

我的右手不能再向右边伸出半步

但是我把我的右手稍微向左边移动一点,那只抓着我的手腕的手又松开挪走了

但是我感觉到她还在看着我躺着床上

床单是方格子的床单,感觉很软。

我觉得我躺着一个陌生的

我第二次尝试把手向右边的移动

果然第...

热浪

2019-07-27


夏日的空气里充满着闷热的气浪和发烫的阳光。

即使是太阳将要下山的傍晚,走出自己的小屋,走在小区门口的长长的小巷,还是能感觉到一阵热浪拂过自己手臂上的汗毛根根树立的感觉。

最近的每个周六,若是在家,傍晚总是喜欢带上手机和一个耳机揣在口袋里。

——就那种轻便的自带耳机,虽然有长长的线头,但却不会像耳罩式耳机给我太多的包裹和压力。只想自己能够放松地什么都不想,只是听着歌,慢慢走而已。

把垃圾袋出门前收拾一下,出门前把客厅的灯光关掉,看一眼隔壁屋可能又困觉了的室友。推开门的时候,总会有种拔剑出鞘的精神劲头。


这条小巷很长,长得需要经过一...

燥热

2018-03-19


已是近三月底的时间。

上周六,在暖气将停的春天里,北京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天气当真是冷暖无常。


醒来翻开枕边的手机,看到朋友圈有朋友发的雪花飘落的短视频,还有几个人惊讶开心的状态,才知屋外已是雪花飞舞。

忽又听见隔壁屋拉开窗帘的声音,“卧槽,下雪了?!这么大”

已经入春一二月,今日才下起雨雪,真的惊奇。

周六本是应该好好睡一下懒觉的日子,但却耐不住想起床去拉开卧室窗帘,看一看雪下多大的期待——

漫天白毛斜落。

只穿着家居衣服,但不觉很冷。忽想起妖猫传里白乐天穿着单衣站在雪地里的剧照来。

雪该是没下很久,地上不见积雪,仅屋顶和树...

梦一二事:鬼城

2018-01-04


梦于十二月二十九日晚。


视野里周围都是戈壁黄土的颜色。一片长年被风沙吹佛打磨的魔鬼岩山,重重叠叠不知几里。风扬起阵阵黄沙,崖壁上的砂砾吹起碰撞,在风声里发出断断续续的不和谐的声音。

“沙沙”“沙沙”

扭头忽看见还有表弟,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跟在我身后。

接着双脚立起,脚尖缓缓地离地,身体渐渐变得轻灵,竟飞了起来。一路流程平稳,没有丝毫晃动,时刻保持着离地一米的高度贴地前行。

下意识里忽然知道前方有一片靠山的湖泊,还有一女孩正溺水了需要救助。

风呼呼地吹过,脸颊似乎被纤手轻轻拂过的感觉。自己飞行的速度也陡然提升了起来 ……...


画生

2017-12-25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很喜欢用画画来消遣时光。

说是画画,其实更应该算是涂鸦。


某个周末,要是在家无聊了,就去书房柜子最下面那层的抽屉里,扯一张大大的白纸,再拿上铅笔、橡皮和直尺,端端正正地坐在位置上。

用铅笔描一遍自己的五个手指作为“五指山”,又在山里面画上些建筑的剖面图,添上许多在干着不同活的小人。很简单的线条,却把自己当时脑袋里所想的“敌军”强大的军事堡垒完整地画在纸上。

后又陆陆续续在左右两侧画上“我军”准备进攻的车辆或军队,天上再添上几架飞机。飞机一直画的是二战时期的战机样子,颇为喜欢。

“开战”的时候,自己一会儿扮演着“我军”的...

梦一二事:脚步

2017-11-24


梦于十一月二十一日晚。


意识突然醒了。

四周很黑,没有其他什么东西,像是没有一丝光亮的纯黑色幕布,包裹着自己的意识,身体却丝毫感觉不到。似是悬浮在空中,意识同一抹无形的气体。


慢慢下沉,隐隐约约能感觉到自己正睡在床上,全身盖着被子,但脚像是灌了铅水一般动弹不得,唯一能动的也就是左手,也仅仅是略微旋转一下手腕。整个人像是一块石块,让我觉得奇怪,又忽然生出几丝恐惧。

——我这是在睡觉吧。闭眼再睡吧。


“咚咚咚”“吱嘎”

听到客厅的房门突然发出了奇怪的声音。其实也不算听到,只能说感觉到有人在撬门,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梦一二事:长夜

2017-11-22


梦于十一月十九日晚。


虽说已是深夜,时间却阻挡不了这繁华闹市区的喧闹模样。橱窗内的商品在灯光的照射下,表面覆盖的亮片涣散大片的光。楼宇间的霓虹灯盏,广告牌的光束。

我忽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站在一步行街的十字路口的中央,却看不到本应该看到的人头攒动,周遭似是静悄悄的,路旁只有些树木,但周围的商圈气息却又无时无刻流露出一股喧闹的味道。

信步向前走去,抬头看向高耸入云的大厦。惊奇地发现在这样光芒四溢的夜里,还能清楚地看到天上的闪烁的星星。那个是猎户座?那个又是什么巨大的星云吗?这种让人惊艳的星空,我也只有在大一军训时夜晚出门上厕所时无意间看到,没想到...

©蘑菇菌的手记 | Powered by LOFTER

For a daily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