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菌的手记

梦一二事:长夜

2017-11-22


十一月十九日晚。

 

虽说已是深夜,时间却阻挡不了这繁华闹市区的喧闹模样。橱窗内的商品在灯光的照射下,表面覆盖的亮片涣散大片的光。楼宇间的霓虹灯盏,广告牌的光束。

我忽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站在一步行街的十字路口的中央,却看不到本应该看到的人头攒动,周遭似是静悄悄的,路旁只有些树木,但周围的商圈气息却又无时无刻流露出一股喧闹的味道。

信步向前走去,抬头看向高耸入云的大厦。惊奇地发现在这样光芒四溢的夜里,还能清楚地看到天上的闪烁的星星。那个是猎户座?那个又是什么巨大的星云吗?这种让人惊艳的星空,我也只有在大一军训时夜晚出门上厕所时无意间看到,没想到在这霓虹路灯覆盖的商圈也能有此美景。真是惊叹。

远处渐渐有轻轨的声音传来,意识开始模糊 ……

 

轰隆轰隆的车轮在轨道上翻滚前行的声响,透过窗外还能看到些楼房,这才发现自己正在一快速前进的轻轨里。车厢里空荡荡的,两三人随意的坐着,即使靠近了也看不清对方的脸。

这时整个车厢忽地震了一下,周围瞬间暗了下来。发现窗外已不在是闹市的楼宇,而惊讶地发现这轻轨竟然穿行在狭窄的巷道中间,楼房之间刚好一个车厢穿过的距离。

撞落的瓦片掉在地上碎裂的声音。还有被生猛撞碎的房檐。整个轻轨像是只正在强硬钻洞的蛇形野兽。

呼啸混乱的声音充斥着自己,一时不知该干些什么,只是觉得这巷道竟和自己小时候天天上学走的那小路有着七八分相像。

过三五分钟,四周渐渐安静了下来,轻轨穿过了长长的巷道,平稳地行驶在空地上。

周围的温度却忽然上升了起来,空气变得闷热,视野也变得像灼热蒸汽烘烤过的模糊不清。感觉周围的一切看起来开始软化了。

不对,不是看起来,是车厢!车厢竟然开始融化了!不可思议!

慌乱间跳出窗外,下一秒整个列车竟完全软化成动物内粘膜一样的东西,软腻黏糊的感觉,还有两三个乘客正从中艰难地钻出身子。

听到远处有个人正招呼我过去,他嘴巴里不停地大声喊着“快逃”。

周围一切已是红黑色充斥着,远处的山头正喷吐炽热的火焰浓烟,连我自己的脚底也汩汩地冒着岩浆赤火。

这里是哪里?都发生什么了?我迫切地想问那个招呼着我的人,却发现自己耳边只剩下那几声“快逃”的声响,意识开始模糊 ……

 

破败的房屋,到处堆积着厚厚的黄土灰尘,窗户被木板钉死在墙壁上,我的意识也开始慢慢地缓过来。晕乎乎的脑子里只记得和不知名的伙伴一路逃难到着,但之间发生的事却是一点都记不起来。

“喂,喂,你醒啦?醒来了就快点站起来,这里可不是安全的地方。”一男人边拍打我的肩膀边手递给我一把简单开锋的匕首。

浑浑噩噩的也不知自己在哪,周围还有三两病态的人靠墙角坐在地上,只是一股没来由的恐惧时刻萦绕在我的心上。似乎有什么奇怪的生物在这房屋外面窥视着我们,像正盯着可随意调戏煮食的猎物的猎人。

“咚咚咚”“咚咚咚”

时不时地有奇怪的敲打房屋的声音响起。每次响起,周围的人和我都会下意识得惊一下身子,然后手里的武器握得也更紧。呼吸也变得沉重。

敲打的声音频率越来越高,时而在屋子的左侧,时而又在屋子的屋顶。

“咚咚”这次敲打声是在房屋门口,我看到一群全身武装的家伙,领头的是个壮汉。

“喂!你们快放我们进去!你们这帮家伙也想在这儿?”壮汉又往门旁的窗户探着身看着我们,下一秒就凶狠地砍断钉在窗框的木板。三四个壮汉翻身进来,眼神里似乎在吼着要杀掉我们全部的人。

厮打在一起,桌椅被压坏,撞在墙上震落大片的灰尘。

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很轻盈,跳起身,用匕首连刺三个壮汉的脖子。血像是汩汩泉水,肆意地喷溅在厮打着的人的身上。自己此时倒是不在乎被睫毛上温烫的血液模糊了视野,只是不想自己被赶出屋去面对那虚无可怕的恐惧。

还想跳起来再刺一个,却发现下一秒视野里模糊看见的一把巨大斧头从我的大腿划拉而过,疼痛拥挤地冲进我的脑海,仰天倒下,看到那只巨大的黑影正透过屋顶的空洞戏谑地俯视着我,意识开始模糊 ……

 

我惊醒了。


评论
热度(1)
©蘑菇菌的手记 | Powered by LOFTER

For a daily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