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菌的手记

山雨

2017-09-15



从331路公交车上下来的时候,天空还是阴的,吹来的微风中,略带些不远处山林间湿润的气息。同车的只有十来个同学,我们这批算是来的最早的了,其他人应该还在后面开往香山的公交车上吧。

下车的位置是一处上坡,虽说今天是周末,但来看香山的人并不是很多,周围的店铺大都有点冷清,有几个店家老板看公交车上不时有学生模样的人下车,正坐在店门口远远地看着我们。看天空偶尔落下几点雨滴,地上星星点点的,几个小伙伴已经跑到附近的商店,购置大家等会儿可能需要穿上的雨衣。

我和武爷也是要等一下即将到的大部队,便跑到身后的一处车棚下躲一会儿雨。出门的时候没有想到还会有等人这一说,身上没带什么扑克或者UNO牌,此刻倒也有点无聊。看地上斜放了一块木板,就边忽上忽下地踩木板,边互相聊着天。

 

班委在上坡处认真清点人数,老师又讲了几点需要我们注意的,不过多久,大家就开始沿着上坡路爬香山了。

穿着自己的板鞋走这样水泥地的上坡路还真有点累,也许是自己平时缺少运动的缘故。和423的几个伙伴一路闲聊着天,连续转过好几个拐角,又沿着坡往上又走了几步。本以为在道路尽头又要左转继续上坡,忽然发现领队在路旁停下,指着林间一条似乎是之前爬山者走出来的野路。

“接下来我们就要开始爬山啦~”

“恩!?”我不由得楞了一下,但想想爬这样的野山路,应该也蛮好玩的吧,毕竟在家爬山的话,经常就是走这种山路的。拉着旁边武爷的衣袖,就往林间钻去。

一个个背着背包的人儿钻进了香山的林间。没过多久,这条上山的水泥路上已是没有了一个人影。雨后的风拂过香山林间的树梢,沙沙的响着,突然很安静。

 

山路因为之前下了一点下雨,地上显得有些泥泞。山路旁隐约可见清澈的小水流,远处还有鸟的鸣叫。一路上山,有些地方因为有点抖,都是手脚并用。爬上某处山石,又转身帮助后面爬上的小伙伴。

因为总是埋头努力爬山,和武爷他们倒是不知什么时候分开了。我只是一直跟着大部队而已。有几个老师在前面带路,也有两个老师在队尾,以免有人掉队。或踩着溪流中的石块跨过去,或手抓的旁边的树干爬上下一个山坡。

爬到第一段路的中段某处,右手抓的巨大的石头边缘,老师又在石头上拉着我另外的一只手,卖力地登上了巨大的石头堆。转身往下一看,还有陆陆续续几个小伙伴在山路上努力地走了,有一两个坐在路旁的石块上,稍作休息,喝着水瓶里的水。回过头发现石头堆上还有刚刚登上不久的花花,看她的白鞋子都沾上了一些泥巴,正用纸巾认真地擦去。

雨后的山路还真是难走呢。

 

大概又是走了二十分钟左右的山路吧,忽的听到头顶前方有人在喊“加油,就差一点啦”的声音。抬头看见老师和绍光站在山路的两边,正拉着马上要登上目的地的伙伴们。坡顶的隐隐约约还能看见大家穿着五颜六色雨衣的身影。

 

其实这个目的地也不算是山顶,但离山顶也不远了,就把这里叫做三分之二山腰吧。不过听老师说因为下着毛毛雨,我们也不再打算继续往上爬,接下来就走水泥路准备下山。

在这山腰处吃了点书包里装的面包和零食,大家一起穿着雨衣,头发湿得黏在一起,脸上也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就这么邋邋遢遢地站成三排,喊着“信科”开心地合了张影。

 

把一个空的塑料袋系在自己书包的尾部,当作自己吃完零食装垃圾的袋子。自己吃的不多,倒是吴雷和鹏哥老是偷偷地趁我不注意,把薯片袋子扔我袋子里(哭笑),然后还跑到前面做着奇怪的姿势,还好我眼疾手快拍了几张照片。和我们几个一起同行的还有姐姐和舒然,一路上也开心地聊着天,互相吃着各自的零食。

水泥路没有明显的下坡感觉,感觉自己一直是在半山腰上。左侧是山,右侧则可以看到香山山间的云雾,隐隐可见几点枫叶的红色。

许是之前上山前下的那场山雨,已经午后的山林间依然充满着绵绵雾气。道路离我们大概十来米的地方就看不大清了,白色的雾气从四周聚拢过来,就像在仙境一般。转身看向身后,已是看不清人影,却能清楚地听到后面小伙伴们欢笑的声音。

 

本以为就这样沿着水泥路一直走到香山脚下,却忽然看到远处已经聚集了一群人,赶紧跑过去看看。听老师一说才知道,这水泥路也不到香山脚下,接下来要翻过旁边的护栏,开始走山路下山了。不过这倒是蛮激起我的兴趣来着,不然就这样走水泥路下山太无趣了。

 

翻过护栏,又走在由人走出来的山路上。坡度有点高,下坡要比上坡要更加小心些,不由得脑补了一下没有注意直接滚下山的场景,唔,还是好好走路吧。

站在路旁,往山路下看去。小伙伴们排着队,沿着弯形的山路下山,若山林间一条正蜿蜒前行的细长的蛇,身披彩色的鳞甲。记得来时的山路旁的树木都绿意盎然,而到了这下坡处的山林,却发现已如深秋般萧索,地上积累着层层落叶,偶尔可见几颗松果散落在林间。

 

下山到了一半,忽遇到一险处。很陡的小坡上全是被雨淋过的泥巴,中间有一块老师刚刚放好的石块。小伙伴们一个接着一个,小心地被路旁的老师抓着手臂,脚稍稍踩了一下石块,然后立马跃起跑到前面的水泥路上。可能是因为武爷最高吧,已经在一旁休息的我,看见老师艰难地抓着他的手臂,晃晃悠悠地,过得很是惊险。

 

香山脚下本以为就是来时的那条马路,却没想到是一个园林。清澈的溪流,刚好能躲进晓航的山洞,四周的竹林,站在石块上摆着姿势拍照的吴雷,还有一群男生坐在同一个人的大腿上摇摇晃晃的场景。也许大家都是爬山有点疲意,忽然下山看到这么一个休息的地方,看起来都很有兴奋劲儿。头发上的雨水都早就在下山的途中吹干了,现在乱蓬蓬的,也并不在意。

 

可能是我们这次来香山的时间还是早了点,爬山的过程中,并没有看到什么令人惊艳难忘的香山连绵红叶的景色,但这和大家一起趴着山路的经历,在后来的大学日子里,我倒是经常提起。

 

这会儿地上开始出现几点雨滴,山雨又渐渐飘来。

来时山雨,去时山雨。

 

当时在山腰处看周遭云雾缭绕的那条水泥小路,就像梦境初醒时,想要再次回忆起梦境里看到的某个熟悉的人的脸一样,我却已经记不起它在哪了。

只记得那时候我书包上挂着的那个垃圾袋一直满满的,

应该不止是他俩扔的。


评论
热度(9)
©蘑菇菌的手记 | Powered by LOFTER

For a daily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