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菌的手记

趁现在还记得,2016

2017-08-22



很久没有写文,手都有点生疏了。工作笔记本上的字也是大不如以前那么耐看。

今年17年年初说是要写去年16年的年度总结文,但却一直拖到现在。

 

先捋一捋思绪吧,过去这么久了也有些快记不起来了。

 

年初是回家过年的日子,大包小包的东西带回家去,和爸妈吃顿团圆饭。具体每天的日子我是已经有些记不清了,只记得那时候的寒假第一次在家学习做菜,蒜炒鸡蛋和鸡蛋饼什么的,还有一定要妈妈在旁边指点才能做出来的回锅肉。

妈妈做的回锅肉一向都是那么好吃,不同于餐馆里那种常见的家常回锅肉,干辣椒和料酒,还有方长厚实的肉块,每次妈妈做好了摆在桌子上都会不由得去闻一下那个香味。发现正在码字的自己都有点流口水了。

 

其实年初的时候还有一件事就是考研出分数的事情,我距离研究生录取线的300分还差了三十来分左右,有些意料之中也有些意料之外。爸妈知道后很生气,和我谈话,说“就知道去找工作,你看别人家的孩子都读研出国,你在学校就天天玩整个大学都浪费了”。我没有还嘴,只是觉得自己不是走计算机这条路的人而已。

记得那天晚上自己都有点流泪了,为了不在家哭出来让爸妈发现,我就说出去找表弟看电影。《功夫熊猫3》倒也真的做得很精良,画面很不错,让自己不开心的心情好了不少。

 

后面自己还能记起的,就是回到学校准备毕业设计和做简历找工作的事情了。

找工作一开始自己还是有点难度的,本科毕业没有什么工作经历,项目经历也是少之又少。那时候自己想找的是前端开发方面的工作,在前年15年暑假的实训项目里自己就是负责平台项目的前端开发工作,边做简历边去慕课网上看前端方面的视频学习。

相比较底层的算法编程,前端开发还是有那么些兴趣的。学的很投入,每天学了一小节内容都会做个简单的页面练习。

之后三月底开始自己陆续开始投简历。每次投简历都会自己做个表格进行记录,简历筛选过了没、一面过了没、二面过了没等等。不过面试没过的还是居多,每次面试没过自己就会发朋友圈发个躺在地上屁股插箭的表情。哈哈,就当是面试记录吧。

 

五月份,我去了安天科技北京研发中心开始前端开发的实习。虽说是实习,没有什么工作方面的项目要求,一开始只是让我熟悉环境还有做点小的demo。实际的前端工作和自己想象当中的的确是很不一样的,而且涉及的也有很多算法方面的问题。

每天都在想自己要不要继续前端这份工作,还是去找找UI设计或者产品方面。

那时候的自己很纠结,虽说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大厂做前端工作,但自己越做越发现自己其实并不喜欢前端,更贴切的说自己并不喜欢编程方面的工作。但那时候自己只是有这个想法,而且公司除了我之外没有其他前端了,也很孤独,没有可以做自己师傅的人。

断断续续实习了十天左右,我离职了。

那天公司下午的水果发的是梨。我还记得。

 

六月份,天气开始有点热起来了。

我因为吴雷公司的leader的介绍,又跳槽去了清华大学做前端开发的实习工作。一开始是因为说以后会在清华大学教学楼里工作,学校的图书馆也可以去,也吃学校食堂。我就觉得兴许对我以后再考研应该会有所帮助就去了。

因为学校毕设和毕业事宜也是经常请假,但界面我倒是自己做了出来,也在最后离职走的时候交付给了清华的一师兄。前端写得那么差估计是也没有用吧。不过和师兄们一起每天中午去食堂吃饭的日子真的很难忘,师兄们对我都很好。

 

在清华实习的时候,因为自己还是有点不甘做前端编程工作,偶尔也会接一些设计面试邀请。不过这会儿的自己已经找准了自己的目标,只找UI设计方面的工作了。

计算机专业的我没有系统的设计方面的知识学习,只是自己一腔热血,临摹加原创也是做了很长的一张作品集简历。当时的我也是很有成就感的。

当然现在再去看当初的作品集,觉得真的是很稚嫩的黑历史。捂脸。

 

在六月份的一天,也是有些机缘巧合,我去了中关村的思博知网面试UI设计,最后顺利地通过了并拿到了录用通知。这应该算我第一份不错的UI设计工作了,也就此开始了我的UI设计的工作生涯。结交了很多很好的朋友。

不过在说这工作经历之前,还是要先说说毕业季吧。

 

六月。毕业季。

 

六月上。

宿舍晚上的卧谈会聊了很多次,大家都没决定去哪儿毕业旅行。有天中午晓航和我一起去北邮南门口的德禾轩喝粥,忽的拿出一传单说“要不我们去十渡吧”。晚上回去就和寝室说了,寝室那批家伙也不想去太远就定了。

 

结果到端午节前临出发的那天,鹏哥和吴雷说工作不好请假,就晚上打滴滴再过去。

白天我们其他几人分批前往十渡,晓航和弟妹有点事,坐的是稍晚些的一班车。路上班车颠簸不停,我们仨和弟妹就玩起了“几匹马”的游戏,弟妹没有玩过不知道其中的秘密,惹得我们也是笑了一路。

十渡距离北京市区也是比较远的,坐班车需要好几个小时的车程。

也许是端午节的前一天,到十渡的时候人不是很多。按照之前联系的酒店顺利入住,就在餐厅吃起午饭来。旅行套餐里的午饭真心不是很好吃,也就算填饱肚子吧。吃到一半,透过窗户就看见晓航冲着我们走过来了。

 

饭后就出发坐车前去附近的一座山头爬山。忘记山的名字了好囧。很久没怎么爬山,爬到山顶的时候已经精疲力尽了。记得当时我前一天还发着高烧,第二天就爬这么高的山我也是蛮拼的。

山顶处有玻璃栈道,搭建在高高的山壁上。第一次踩上去还有点怕,但是看周围都有围栏又不怕了,低头站在玻璃上,恐高又一直看着脚下的深谷,这种感觉好棒。身后武爷靠着山壁边缘慢慢地挪步,晓航和弟妹也是搀扶着往前走。太弱了。

 

晚上吴雷和鹏哥终于打车到了旅店,风尘仆仆的。接着转身就一起在旅店的门前倒腾起了自助烧烤,羊肉串鸡翅花生,虽说味道不怎么好,但大家都蛮开心的。

深夜又聚在一个屋子里面玩起了谁是卧底的游戏,大家都玩得不多,都是新手,也是闹腾到很晚才睡。

 

第二天集体去附近的简单的游乐场耍。进去前还在门口吃了碗热干面,唔,没有学校以前小西门的热干面好吃。还有点小贵。

滑草就是从很高的山坡上坐着塑料板,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呢就滑到坡底了。草略有点稀疏,如果是像草场一样的山坡,滑草应该会好玩很多吧。

后又两两一组去开越野车玩,我看着车在山坡上速度好快又很难控制,两个来回就都叫吴雷帮忙开了,上下震荡,感觉自己肚子都被震得不舒服了。记得后来还发现鹏哥和hwq开的越野车还撞树上了,动弹不得,还是管理人员边吐槽边开走的,笑死我们了哈哈。

下午又去十渡的漂流。水流不是很湍急,漂的时间不长也不短。靠在漂流艇里看两边的峭壁,十渡的景色其实也蛮好看的,崖壁和河水。就是节假日人多了点,而且游乐设施没有很好的开发,很多都是当地人自己搭建的。

简单的两日游,虽然没有像其他寝室一样去些比较远的城市玩,但总体来说还是蛮开心的。至少也算是毕业旅行吧,算是给本科大家在一起四年时光增添了不少开心的回忆。

十渡火车站站台前六个人的合影,头发被之前漂流时的水打湿了还粘在额头上,胸前挂着放水的手机袋。远处是绵延的山岭,站在有些年头的车站站台边,看着远处慢慢开来的绿皮火车。不知多久以后我们423寝室还能这样六个人聚在一起去旅行了。

 

六月中。

某个周末,班级组织去北京郊区的一栋别墅玩,大概有三十来号人吧。

去别墅附件的小商店买了一堆的零食饮料啤酒,又去马路对面的菜市场买了鱼和蔬菜。太阳晒得地上好烫,菜市场的遮阳棚有密密麻麻的小洞,斑驳的阳光落在吴雷和鹏哥的后背上,卖西瓜的老板很是热情地和我们聊天。

 

下午陆陆续续大家都到了,三两聚在一块。晓航和吴雷在厨房还略有模样地做着自己会做的那一两个菜,客厅有小伙伴正在用不大锋利的菜刀切着准备做回锅肉的熟肉块,楼上有人在搓着麻将,地下室也有人唱着KTV打着桌球,客厅学霸和其他人玩着狼人杀正玩得很嗨。

这个时候,恰好橙色的夕阳落在别墅的门口。

 

晚饭的时候因为人数太多,菜量不是很充足,大家也没怎么计较。酒水和饮料早就出门又买了好几趟,菜肴里剩余的青椒也被吃得干干净净。

 

晚上客厅围坐着一圈人正玩着狼人杀,有些小伙伴连夜回了学校,倒是前厅看到吴雷和毛毛虫正一罐一罐地喝着啤酒聊着天。

“戴杰你要来一起吗?我刚刚新买的一箱。”吴雷招呼着我。

不过多久鹏宇来坐了过来。他们仨一罐接着一罐也聊得很尽兴,说着以前没有说过的心里话。偶尔我也拿着小罐啤酒靠了过去,“来,走一个”。

也许是三人有点喝多了,鹏宇已经靠着墙歪坐着身子,有点迷糊,又偶尔忽的举起啤酒和其他人干杯;毛毛虫盘着腿坐在凳子上,和坐在地上的吴雷还有我,时不时地击着掌就像亲兄弟般谈着心里话。

大概凌晨两点的时候,坐在我们中间喝了三两罐啤酒的鹏宇终于坚持不住了,倚靠着墙壁站起身子,去洗手间吐了几回,趴在前厅的沙发上昏睡了过去。

我不知后来别墅的大家都怎么样了,只记得我凌晨三点的时候就困成一团,站起身子,晃晃悠悠地倒在客厅铺了一地的被子上,立马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六七点钟,右手去摸了摸旁边的眼镜戴上,脑袋迷迷糊糊,应该是宿醉的缘故。环顾四周才发现,剩下的人也没几个了。晓航在客厅的沙发上,扭曲着身子打着呼噜,也不知道昨晚他的睡姿经历了什么;挪步走到前厅,地上和桌子上一堆的啤酒罐,前厅的沙发上也有歪着脖子倚靠的睡姿。看来昨晚我们几个真是喝嗨了不少,不过这样的互相谈心喝酒的机会以后也很少会有了。

 

六月下。

要拍毕业照了。学校给每人发了一件宽大的毕业衫,穿在身子就像巫师的斗篷一样。男生拍起照片来也大大咧咧的,很是随意。随便摆几个诡异或者觉得很霸气的姿势就开拍了,或两两做个逗比的动作。寝室,电子楼,曦园,木铎还有校训碑。北师很有标志性的地方都有去拍上几张。

鹏哥不知去哪借了台相机,像小钢炮似的,拍摄的姿势看起来也挺专业的。

后又和鹏宇、姐姐她们合拍照片,或也拿起相机帮她们拍着;又和晓航及弟妹一起在京师广场的草坪上拍上几张逗比的合影。那张被鹏宇偷偷拍下的我俯身拍他们俩平躺在草地上的照片,发朋友圈真的是收了一波的赞,哈哈。

 

毕业典礼的前一天晚上,是我们班级最后的晚会。

我们寝室和毛毛虫寝室一起合唱一首《京师信科的日子》,前一天我们还在电子楼500排练了很久。唱完还一起开了罐放在身后的啤酒,碰在了一起。也不知道是谁想的这个唱完喝酒的点子,搞得我后来晚会拍照的时候脸特别红,尴尬。晚会中间穿插了一些多人的小活动,还有花花的独唱,蛮好听的。

晚会的最后,每个人收到了稀奇老师的“合影”明信片还有一枚刻有京师信科和学号的戒指,我当时立马一样的穿好线挂在脖子上,很是感动,就像指环王里的咕噜对待那枚指环一样,用手拍了拍藏在衣服里的那枚戒指。直到写这总结文的今天,我还一直带着,没有解下来过。

晚会结束后,大家结伴去了学校西南角的一家叫俏幺妹的串店二楼。算是大家本科的最后一顿了吧。

桌子一排排拼在一起,两三个寝室坐在一块。我们423自然和毛毛虫寝室面对面坐在一起。由于人数很多,烤串和凉菜一般都是上来瞬间就没了的节奏,不过酒水倒是有抬上很多箱放在墙角。

一开始我是不打算喝太多酒的,毕竟前几天别墅那次就喝得我宿醉得厉害。不过后来我也不知怎么,一两瓶啤酒不知觉间下肚,脑袋就有点转不动了。

忽的跑到hwq旁边边喝酒边抱住hwq,忽的又跑去和其他男生喝了起来,似乎鹏宇和毛毛虫也被我抱了几次?远处看见吴雷,晓航,武爷,hwq抱在一团我也凑了过去,气氛包裹着自己,也大声哭了起来。我依稀记得晓航边嚎啕大哭,边说着“你们几个都他妈在北京,就我一个人出国了,还要好几年啊!呜呜”五个人又抱得更加紧了。

那天晚上我不知道大家最后都喝到多晚,晚上12点左右我就和hwq晃晃悠悠地回寝室,一到寝室门口就扑通一声无力地坐在地上。犹记得后来我还去水房吐了几回,然后倒床便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还要去参加毕业典礼,带着宿醉的迷糊无力感,稀里糊涂穿好学士服,叫上武爷一起去了邱季端体育馆北门集合。

记得大一开学的时候也来了邱季端体育馆,那次是听于丹老师讲大学第一课。所有的大一新生端坐在台下,认认真真地听着,偶尔还记着笔记,散场的时候我还凑到讲台旁得到了一于丹老师的签名。这应该算是北师大的第一份记忆吧。

今天是16年的6月底的一天,再次来到邱季端体育馆,端坐在台下。周围的大家都穿着黑色的学士服,带着学士帽。董奇校长和刘川生书记依次给大家说了一段很是感动的毕业致辞,在旁边的大屏幕上还在循环播放着各个毕业班级做的毕业纪念册。

我们班的毕业纪念册封面就是我设计的:封面上,墨绿色的四叶草丛中,镶嵌着粉色的毕业纪念册字样。看到了大家对宿舍每个人的离别致辞,仿佛四年前大家第一次见面的日子就在昨天一样。

有些人的眼里已经泛着闪烁的泪光。

 

该轮到我们班了。大家整理好学士服然后在篮球场右侧站好一列,把帽穗拨到左侧,然后分批上去进行拨穗礼。

不知觉已是到我了,迈步上台,走到一位年长的教授面前,接过毕业证书。教授用手轻轻地把帽穗拨到另一边,我转身再和教授一起合影纪念。整个过程不过短短一两分钟,但却是在真真切切地告诉我,你,毕业了。

 

中午时候离场,我走到晓航旁边,看他眼睛泛红隐隐有泪光。我也有点被情绪感染,用手不停擦着眼角,一边后悔自己今天早上出门怎么没有带纸巾。

 

我,毕业了呢。

 

在北师大的最后一个晚上,我收拾着自己的行李,一个一个地打包好。临走前环顾一下寝室四周,拍了好些照片。照片上只是些剩下的床架子,大部分生活用品都在前几天陆陆续续搬走了。

夜里很安静,我、吴雷还有鹏哥,行李胡乱地背在身上,没有人放慢步子,快步地往小南门走去。因为滴滴师傅之前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催我们了。

 

6月底,是我去新公司报道的时候了。

因为一些缘分吧,我终于是找了一份真正的UI设计的工作。在公司认识了贝姐、童姐、生生、贺贺,还有wendy妹子,也成为了不错的朋友,直到现在。贝姐算是我的入门师傅,工作的时候坐我旁边,经常指点我设计上的一些问题。

在我一开始找UI设计工作的时候还觉得这份UI这份工作应该难度不大,但当我真正投入工作的时候,才发现之前的认为都只是冰山一角。从一开始做简单的广告图,到做网页banner,再到做整个平台的网页设计,以及各种活动的专题页面设计。在思博的几个月里,我觉得我真的成长很大,至少现在我才觉得算是真正入门了吧。

 

每天中午,贝姐、童姐都和我去隔壁大楼的五层吃午饭,顺旺基不知去了多少次。每次都是我先去占个座,贝姐童姐再去窗口拿几份菜再加几碗米饭。大家聚在一起,边吃饭,边聊着一些琐事。贝姐喜欢聊天,有贝姐在从来没有尬聊过,每次都有新的话题。

 

实习期的时候正处于七八月,那时候猪八戒那边有一个八八节的活动,需要上线一批有关知识产权的专题活动页面,还有很多零零碎碎的宣传banner。

初到公司就碰到很多临时加急的需求,而且我刚刚接触UI工作,效率不是很高,几乎每隔一个礼拜都会周末加班一次。有时候公司这边只有我一个人,就自己戴上耳机,没有别人打扰,心里只想着迅速地干完活早点回去。

 

终于是开始工作,能够自己赚钱自给自足了。除去每月2k的房租和吃饭开销,每月还能剩下些零用。记得刚刚开始租房子那会儿,心里总想着: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让自己的生活过得精致些。

经常周末去吴雷工作那边的圣熙八号超市,买点吃的和日用品。玉米片配上冰好的椰子汁,简单但却很是治愈。买了很多的生活杂志,《日和手帖》和《食帖》是每本都买,虽然完完整整看完的就一半,但每次看都觉得自己生活质量提升了不少(?)

 

家里张博张硕还有我和鹏哥,四个人合租着这两室一厅的房子。住着倒是不挤,偶尔周末还能去超市买点五花肉和蔬菜做些简单的菜肴。和大学同学一起合租,也很和谐,平时在家也能随便聊聊天,玩会儿游戏。

每天工作日都是早上排着队上洗手间,晚上排着队洗澡。合租虽然房租少了不少,但还是有一些不方便吧。

 

租房租的是自如的房子。入坑自如也是六月份毕业那会儿找房的那天,下午吃饭的时候三水师姐突然和我们说起,不如看看自如的?

之前找房子都是找的我爱我家,看的房子都生活气息很浓,装修简单,整体风格都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样子。虽说自己刚刚毕业也没什么钱,但住这样子的感觉自己会很压抑。每天白天辛辛苦苦上班,晚上回来还要住这样的屋子,估计会住不下去吧。

后来经师姐联系了个自如管家,傍晚时分带我们几个去看了两套自如的房子。虽然还在装修,需要过几天才能交付。也许是白天看了很多我爱我家的脏乱的屋子吧,一看到这种简约装修,几乎是新房,拎包入住的房子,就一下子下了决定,就租它了!

虽说自如的租金比普通租房要贵上一点,但生活质量的提升还是很大的。至少每天晚上下班回到房间,会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年底因为张博和师姐突然要单独搬出去,剩下的我们仨又去离市中心更远的五环外找了一个两居的自如住到现在。这都是后话了。

 

下半年吴雷开始养起了一只拉布拉多,闪电。我也偶尔会到他家去看看它。

自己小时候被狗咬过一次有点心理阴影。年龄还很小的闪电比较好动,我一去他家就扑在我身上,围着我转,咬我的衣服,心理还真有点害怕。不到一岁的闪电立起身子,有我肚子那么高,调皮得很。

 

16年年底那段时间,大学毕业近半年,经常晚上自己睡在房间上铺,会开始胡乱地想东西。想以前,想现在,想以后。有看到说:晚上是一个人负能量最大的时候,一般不在这个时间想事情做决定。但我就耐不住,也睡不着。想着大学时光,也想自己以后到底做什么打算有什么计划。觉得自己很无力,是不是自己这一生就这样了之类的念头。

一般两周左右就有次负能量的爆发,整个人显得特别焦虑和没有精力。那会儿的日子,真的算是一段对于我来说很黑暗的时期吧。

 

去年我也入过不少的喜欢的坑。手帐,杂志什么的。

买手帐前看着其他的博主写的手帐都很是好看,有些男生手帐博主拍的简约型的手帐照片。自己看了很是喜欢。不停地关注更多的手帐微博,也长草颇深。后入手的hobo weeks和hobo 大雁皮都花了自己不少的银子,但一开始写起来的时候还是很开心的。A6的深蓝色大雁皮放在手掌,刚刚一握,很是小巧。

断断续续手帐写了半年左右,后开始工作就没有继续写手帐了。晚上下班回到家就想看个视频或者玩个炉石好好放松一下,也有因为和别人合租不好意思自顾自写手帐的原因。

就在微博看着别人手帐多么好看,心里想着“真好啊”,自己的大雁皮也是有些审美疲劳,被放在柜子里面,没有再拿出来过了。

 

不过我想18年还是希望能再入坑一下手帐吧。等下半年找个机会,就入个喜欢的hobo封皮好了。

 

杂志倒是买了不少,窗台放了满满一排。《日和手帖》讲的是些现代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和日常,《食帖》则讲的是有关食物的故事,大多是欧美或日本的食物。我喜欢这些生活杂志不痛不痒很安静的叙述,还有很有设计感的排版布局让人眼前一亮。

 

现在写这总结的时候已是17年8月份了,有些16年的琐碎的小事都已是记不太清。在这17年上半年里,我身边也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其中有悲有喜,包括爷爷的意外离去(哭),在这就不多细写了,都留给明年的17年总结吧。

 

17年还剩下4个月的时间,也希望自己能往自己的目标迈出一步。

 

闷热午后,略有疲意的眼皮,微烫的电脑。

2016,趁现在还记得,却不知觉已是写了这么多了。


评论
热度(3)
©蘑菇菌的手记 | Powered by LOFTER

For a daily life.